病名为艾

cp不拆不逆。喜欢写同人,不会固定更新。

【雷安】很想写的一个场景

   “雷狮……”安迷修趴在地上,一点点的蹭过去。他拼命的把插在腿上和手上的冷热流拽出来,身上无数的伤口在地上摩擦过,神经末梢对疼痛已经麻木。不过几米的距离,似是要耗尽他最后的力气。

  

    伸手要扯住雷狮裤脚的一瞬间,他的手臂瞬间脱力,摔在尘土里。

   

    从一开始就不同的信仰,不同的立场,一样的强大。他的身体,却早已被暴力所征服,从那一刻起,尊严这种对他来说如生命一般的东西,已经成为讽刺的枷锁。

  

    四周不断地传来惨叫,他甚至没有力气和勇气去看一眼,他害怕于面对所有人的憎恨……从雷狮开始屠杀的那一刻,他早已是这个星球的罪人了。

   

    清清楚楚地明白身上所背负的罪孽,却苟延残喘的想要保留的最后一丝尊严,在无数人的生命面前,他却放不下几乎被剥夺殆尽的尊严,去抓住最后一丝希望,用自己的屈服让雷狮收手。

 

    脑袋侧倒在地上,有泥土蹭到伤口上,有血流进土里,安迷修轻轻地喘着气。放弃梦想,放弃信仰,就这么死去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不向任何人屈服,怀揣着牺牲千万人生命所换的尊严,自私的死去。

   

   周围的一切都离他远去了,无论是大开杀戒的雷狮,无辜者的悲鸣,四溅的鲜血,怒吼的狂雷,他好像可以放下一切了,放下一切就可以安稳地死去了,安迷修的意识清醒得犹如一个旁观者静静的注视着自己的死亡。

   

   他听见一个小女孩哭喊着扑到雷狮腿上:“求求你……放过爸爸……放过我们……没有错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

   “啧,吵死了。”雷狮头也没回,一脚踹开她,小女孩的生命在无尽的绝望和不解中,在一道猛然劈下的狂雷中,永远的逝去了。

 

    雷狮面前浑身浴血的男人貌似是小女孩的父亲,甚至什么都没来的及说,在数道雷电下默然流下眼泪。

  

   “雷狮……”

 

   “我求你…不要继续杀了……”

    

   安迷修挣扎着用最后的力气说着,扯住雷狮裤腿的手指已经捏的发白,却没有任何力量……


   他屈服,他向雷狮屈服了,只要求雷狮,他就会停手,求他吧,求他啊。

  

   “雷狮,我求你,求你,停手啊!!”安迷修用颤抖的嗓音吼道。


   “哦?”雷狮停下了周围的雷电,将安迷修拽起来,“早求我,这些人就不用死。这些人可都是你害死的。是吧?伪善的骑士。”


   安迷修见雷狮停止了疯子一般的屠杀,疲倦地闭上了眼睛,他还是放弃了一切的尊严,至少,救了一部分人……


   “喂?你吭一声啊?你要死了,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死。”雷狮抱起倒下的安迷修,扯着他的头发,吼着。


   “啊……我,我……”安迷修也仅仅是吭了一声。


   “嘁。”雷狮把昏死过去的安迷修挂在雷神之锤上,劈了道闪电让所有人看着他,“记住了,今天死的所有人都是因为安迷修死的。”

  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想写的一个场景(其实想过前后故事情节)写的差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想看前后的故事,完整故事就随缘吧……

【瑞嘉】神的玫瑰

*文笔很垃圾求轻喷
*大概是个糖
*给某只傻球的生贺

——
“你是谁”终于苏醒的人造人睁眼环视,资料分析告诉他,这是个实验室,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实验室里唯一一个生命体上并且开口问他。

“我是造你的人。”格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耗费数年心血创造研究的人造人苏醒过来,只是默默地记着数据。

“……”这句话有歧义…系统如是告诉他。

“你的名字是什么?”他一边熟悉资料库,一边问着。

“格瑞。”

“……”然后就是死一般的沉默。

“那我叫什么?”可是他却莫名执着的想要和格瑞聊天。

“先把衣服穿上。”格瑞说着指了指旁边放着的衣服。

他这才注意到自己是全裸的……

“……你造我的时候就不能把衣服给我穿上。”他已经了解了人类社会的全部,自然知道羞耻这个东西,只能默默地走过去开始穿衣服。

“穿好了,我的名字是什么?”

“嗯,你叫嘉德罗斯。”格瑞终于忙完,垂眼看着他,“我的玫瑰。”

——
“格瑞,1146号怎么样了。”研究所所长鬼狐问他。

“一切数据正常,是目前最完美的一个,除了脾气有些不好。”格瑞面无表情地回答完,想要走人。

“杀伤力如何?”鬼狐掰着手指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问。

格瑞的脊背僵了僵:“相当于一支十万人的军队。”

“很好,格瑞,明天就把他送到对蒂可星的前线,测试一下。”鬼狐面具下的脸已经开始兴奋了。

“我拒绝。我不想把他用于战争。”

“冥顽不化。”

——
“格瑞你去哪了?”嘉德罗斯冲出实验室去接格瑞。

“跟上头交代点事情。”

“正好你回来了,陪我打架吧!”嘉德罗斯兴奋地搓搓手,盯着格瑞。

“嘉德罗斯,你为什么会喜欢打架?”格瑞不明白,系统自动生成的性格怎么这么奇怪。早知道他就自己给嘉德罗斯设置性格了。“而且我打不过你。”

“切,废话真多,我知道我强,你放心,我会用人类的方式和你打的。”嘉德罗斯话音刚落直接一拳挥过去。

格瑞侧身躲过,拽着嘉德罗斯的手腕,一脚踩在他腰上,然后把他摁在地上。

“你不是说打不过吗?!”

“你自以为是地放水用人类的方式,而且还轻敌。”格瑞松开他,把他拉起来。

“我怕伤着你……”嘉德罗斯一脸我是为了你的表情,看得格瑞一身鸡皮疙瘩。

——

“你为什么会创造我出来啊?”今天格瑞休假,下午被嘉德罗斯拽出来在美食街转了半天,傍晚又被拽到了肯德基。嘉德罗斯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只是因为喜欢。”格瑞想起自己小时候在爸妈的实验室里见到的各种精密的机器人,喜欢的不得了,后来他们因为不同意将自己的心血用于战争先后被害死了,格瑞从此也走上了研究的道路,只不过他在研究人造人。

“你没创造我之前怎么喜欢我啊?”嘉德罗斯笑了笑。

“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,好了,知道你是喜欢搞研究了。”

——

“放了格瑞。不然把你这里打烂。”嘉德罗斯即使是仰视,也是给人一种严重的压迫感,眼里的杀意快要溢出来。

“确定在你杀了我之前他不会死吗?我动动手指头,他就没了噢。”鬼狐轻轻捏了捏手上的东西,“不要想从我手上抢东西了。”

“格瑞他不想把你用于战争呢……你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呢?”鬼狐居高临下看着嘉德罗斯,很好,继续。

“你放了格瑞,我可以去打仗。”嘉德罗斯气的磨了磨后槽牙,瞪着鬼狐。

“很爽快嘛。十年。”

“……你先放了他。”

“十年之后我自然会放了他。”鬼狐甚至抬手晃了晃手里的控制器,“你现在没有和我谈条件的权利,1146号!”

嘉德罗斯一怔,原来我是1146号吗?格瑞,从来没叫过我的编号……

“好……我答应你。”

——

从此战场上有了一个金色死神。

传说,他是圣空星禁忌研究的产物。

传说,他有着如太阳般耀眼美好的金发金眸却是死神一般的存在。

传说,他在每一次战争结束都会在那里种下一片玫瑰,至于玫瑰后来的死活,都是后话了。

……

关于他的传说太多太多,最多人知晓的还是他杀人不眨眼的冷酷。

——

格瑞走到嘉德罗斯面前,捧起他的脸,用袖子一点点地擦他脸上的血迹,擦过他的额头,眼角,鼻梁,颧骨……

“格瑞……”嘉德罗斯愣愣地看着他,“对不起……我杀了好多人。”

“没事了,我带你回家。”格瑞抬手擦掉嘉德罗斯的眼泪。

在一片鲜血开成诡异鲜花的土地上,神吻了他的玫瑰,轻轻地,吻在额头上。

end.

@我爱安哥 生日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