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政

谢谢你喜欢看我的文字!(虽然写的不好)
目前嗑的cp:
凹凸两对本命雷安和瑞嘉,其余比较杂食,天雷安艾和瑞金。
小英雄大本命轰出,本人咔吹雷胜出和胜茶,其他杂食,不喜黑久
工作细胞白赤和白癌
无论什么都不接受all
我嗑的cp都会产粮,开学后周更,长短随缘,题材随缘。不会写长篇连载,能力渣……有时候会更较短连载
cp都在标题打清楚了的,注意避雷
希望大家可以一起愉快的嗑cp~

【瑞嘉】神的玫瑰

*文笔很垃圾求轻喷
*大概是个糖
*给某只傻球的生贺

——
“你是谁”终于苏醒的人造人睁眼环视,资料分析告诉他,这是个实验室,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实验室里唯一一个生命体上并且开口问他。

“我是造你的人。”格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耗费数年心血创造研究的人造人苏醒过来,只是默默地记着数据。

“……”这句话有歧义…系统如是告诉他。

“你的名字是什么?”他一边熟悉资料库,一边问着。

“格瑞。”

“……”然后就是死一般的沉默。

“那我叫什么?”可是他却莫名执着的想要和格瑞聊天。

“先把衣服穿上。”格瑞说着指了指旁边放着的衣服。

他这才注意到自己是全裸的……

“……你造我的时候就不能把衣服给我穿上。”他已经了解了人类社会的全部,自然知道羞耻这个东西,只能默默地走过去开始穿衣服。

“穿好了,我的名字是什么?”

“嗯,你叫嘉德罗斯。”格瑞终于忙完,垂眼看着他,“我的玫瑰。”

——
“格瑞,1146号怎么样了。”研究所所长鬼狐问他。

“一切数据正常,是目前最完美的一个,除了脾气有些不好。”格瑞面无表情地回答完,想要走人。

“杀伤力如何?”鬼狐掰着手指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问。

格瑞的脊背僵了僵:“相当于一支十万人的军队。”

“很好,格瑞,明天就把他送到对蒂可星的前线,测试一下。”鬼狐面具下的脸已经开始兴奋了。

“我拒绝。我不想把他用于战争。”

“冥顽不化。”

——
“格瑞你去哪了?”嘉德罗斯冲出实验室去接格瑞。

“跟上头交代点事情。”

“正好你回来了,陪我打架吧!”嘉德罗斯兴奋地搓搓手,盯着格瑞。

“嘉德罗斯,你为什么会喜欢打架?”格瑞不明白,系统自动生成的性格怎么这么奇怪。早知道他就自己给嘉德罗斯设置性格了。“而且我打不过你。”

“切,废话真多,我知道我强,你放心,我会用人类的方式和你打的。”嘉德罗斯话音刚落直接一拳挥过去。

格瑞侧身躲过,拽着嘉德罗斯的手腕,一脚踩在他腰上,然后把他摁在地上。

“你不是说打不过吗?!”

“你自以为是地放水用人类的方式,而且还轻敌。”格瑞松开他,把他拉起来。

“我怕伤着你……”嘉德罗斯一脸我是为了你的表情,看得格瑞一身鸡皮疙瘩。

——

“你为什么会创造我出来啊?”今天格瑞休假,下午被嘉德罗斯拽出来在美食街转了半天,傍晚又被拽到了肯德基。嘉德罗斯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只是因为喜欢。”格瑞想起自己小时候在爸妈的实验室里见到的各种精密的机器人,喜欢的不得了,后来他们因为不同意将自己的心血用于战争先后被害死了,格瑞从此也走上了研究的道路,只不过他在研究人造人。

“你没创造我之前怎么喜欢我啊?”嘉德罗斯笑了笑。

“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,好了,知道你是喜欢搞研究了。”

——

“放了格瑞。不然把你这里打烂。”嘉德罗斯即使是仰视,也是给人一种严重的压迫感,眼里的杀意快要溢出来。

“确定在你杀了我之前他不会死吗?我动动手指头,他就没了噢。”鬼狐轻轻捏了捏手上的东西,“不要想从我手上抢东西了。”

“格瑞他不想把你用于战争呢……你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呢?”鬼狐居高临下看着嘉德罗斯,很好,继续。

“你放了格瑞,我可以去打仗。”嘉德罗斯气的磨了磨后槽牙,瞪着鬼狐。

“很爽快嘛。十年。”

“……你先放了他。”

“十年之后我自然会放了他。”鬼狐甚至抬手晃了晃手里的控制器,“你现在没有和我谈条件的权利,1146号!”

嘉德罗斯一怔,原来我是1146号吗?格瑞,从来没叫过我的编号……

“好……我答应你。”

——

从此战场上有了一个金色死神。

传说,他是圣空星禁忌研究的产物。

传说,他有着如太阳般耀眼美好的金发金眸却是死神一般的存在。

传说,他在每一次战争结束都会在那里种下一片玫瑰,至于玫瑰后来的死活,都是后话了。

……

关于他的传说太多太多,最多人知晓的还是他杀人不眨眼的冷酷。

——

格瑞走到嘉德罗斯面前,捧起他的脸,用袖子一点点地擦他脸上的血迹,擦过他的额头,眼角,鼻梁,颧骨……

“格瑞……”嘉德罗斯愣愣地看着他,“对不起……我杀了好多人。”

“没事了,我带你回家。”格瑞抬手擦掉嘉德罗斯的眼泪。

在一片鲜血开成诡异鲜花的土地上,神吻了他的玫瑰,轻轻地,吻在额头上。

end.

@我爱安哥 生日快乐!

【雷安】与你的第99次接吻

*文笔渣,求轻喷
*大概是糖

——
“雷狮,你知道吗?听说一对恋人接吻过99次,他们就会永远在一起,再也不会分开。”

雷狮记得那是他和安迷修第一次接吻过后,他们两个坐在凹凸大厅角落的椅子上,安迷修靠在他肩上告诉他的。

“啧,安迷修,没想到你居然相信这些东西。”雷狮一脸不屑在安迷修脑袋上撸了一把,并试图把那根倔强的呆毛摁下去,“不过,我绝对不会吻你99次。”

安迷修也把雷狮的头巾拉到前面把玩:“切,那又怎样。这是我还跟着师父学习骑士道的时候,师娘告诉我的。”

“嗯,嗯……”雷狮完全没理安迷修说了什么,把脑袋搁在他的发旋上,嗅了嗅他的头发,“安迷修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你真香。”

“……嗯”安迷修可耻的脸红了。

——
雷狮喜欢吻安迷修,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,也没有什么玛丽苏剧情,就是因为他想吻。

软软的,薄薄的,每次贴上去都令他沉溺于这种感觉。雷狮在他们做的时候吻他,享受他眼睛微眯,脸颊绯红的表情,唇上炽热的温度。在安迷修清晨醒来的时候吻他,看着他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倒影,不禁在想,这个人眼里的湖泊只属于我一个人。在安迷修做饭的时候突然凑过去吻他,看着他有些惊慌失措还不住脸红的样子得意的松开他的嘴,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安迷修的菜糊掉。

休战期这三天,他不知道吻了安迷修多少次。

着三天的最后一天,他们即将分开的时候雷狮突然问道:“安迷修,你知道我这三天亲了你多少次吗?”

“哈,我还以为你不信那个传说呢……不过我还真没数,不过你一天到晚没事就亲,怎么也有99次了吧?”

“我可没说我信了那个什么鬼传说,不过,我可记得清楚,98次。”雷狮作势就要往安迷修唇上凑,安迷修也没躲,轻轻地闭上眼睛,庄严地等待第99次。

然后……

雷狮往他嘴上吹了一口气……

安迷修睁开眼睛瞪着雷狮,气急了差点把冷热流招出来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,骑士大人刚刚索吻的表情真是好看呢!”雷狮在一旁完全无视安迷修的怒视,笑的没心没肺。

“滚!”安迷修再次可耻的脸红了,“我没有索吻!”

“不过说真的,雷狮……”安迷修又有了一点点莫名的小忧伤,“明天……大赛就进入决赛期了吧……”

雷狮已经转身准备走了,头也不回地说着:“对啊,不过你要是很快就死了也没关系哦,我会赢了比赛许愿把你带回来的。”

“你才很快就死了!”安迷修追了上去,声音越来越小,“第99次……”

雷狮猛地顿住,安迷修险些撞上去。

“所以说你傻,信那种传说还不如信我,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,会吻你无数你,还有,上你无数次。”雷狮背对着安迷修,所以安迷修看不清他的表情,然而他却莫名的松了一口气,暂时忽略了雷狮的无耻,也有心情开玩笑了:

“你居然还有可信度吗?”

“别人没有,在你这儿可是满分。”

——
雷狮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嘴欠抽……

安迷修这还真的很快就死了……

靠,在床上怎么就没见你这么听话?

雷狮看着那几个被安迷修救了却背后捅刀子的人。觉得恶心到不行,举起雷神之锤劈死那几个惊慌逃窜的人。

回去捡起安迷修的原力种,是他头发的褐色,却一点都没有他头发的倔强,一点都不扎手。

雷狮低头轻轻吻了一下原力种:“这个可不算第99次。”

——
雷狮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被打脸了……

没多久才说了要赢了比赛许愿,现在他倒是快死了……还和安迷修死在同一天。

被格瑞的烈斩抵着脖子,瞟了一眼旁边碎了的雷神之锤,雷狮也不多话,死前就翻了个白眼。

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尸体,他现在应该是灵魂状态了。

“雷狮,你也没有比我多活多久……”安迷修的魂还在后面飘着,有点心疼的打趣着雷狮。

“和你死在同一天,还算幸运。”

于是他转身吻住了安迷修的灵魂:“第99次。”

【雷安】深夜小故事——雷狮他做了一个梦

*短小
*轻微ooc
*没有剧情,纯脑洞



我做了一个梦。

在梦里,我处于一片纯白的世界里,然后我就听见有人在啜泣,转头望去,安迷修正坐在地上哭。

我琢磨着待会儿要怎么嘲笑他,心中一乐,轻手轻脚的绕到他背后,拍了一下他的肩,我都已经想到他被吓到是怎么的表情了!

果不其然,他猛地回头……

妈的,吓死你雷狮爸爸了,我心里猛吸一口气,脸上假装很冷静地看着他,正想吐槽他眼睛瞪那么大跟个鬼似的。

可是,在话出口之前,我先被抱住了,他抱着我的腿,脸埋在我衣服上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上面蹭。我不耐烦的皱了皱眉,揪着他的头发让他的脸仰起来看着我。

好的,我后悔刚才的动作了,安迷修这表情简直恶心的不行,眼里的水光像要碎了一样,眼泪摔在地上,碎成几瓣。

所以我为什么会在这么恶心的表情下还能蹲下来,然后抱住他。靠,雷狮,你怕不是被那个伪善的骑士感染了一点同情心?

我让他靠在我肩上,轻轻拍他的背,他还是一直哭个不停,哈哈,这个傻子骑士也有今天,哭的这么没有形象,之后一定要找机会用今天的事情嘲笑他!

“安迷修,不要哭了。”我说的好像和想的有点不一样……

“雷狮……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他抬起右手,我感觉喉头涌上一股温润腥咸的液体。

我大概是对他轻蔑的笑了:“安迷修,你可真是个伪君子。”然后我看到他的表情像傻了一样,抱着我疯子般念叨着“对不起”

呵,真蠢。

所以我在梦里一睡不醒。